百无君

No Love Left To Ride

Oxford Vacation

Coupling: Jakes/Morse



03

  两个月前公寓隔壁搬来一个有点神棍的女人。

  至于为何Morse如此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一点,是因为他的住所又发生了盗窃案。只是这次换成了隔壁。案发后他对着凌乱的房间做笔录,一边思考搬离这个鬼地方一星半点的可能性,同时还要集中所有精力顶住面前一头乱发的吉普塞女人就那个丢失的水晶球发表无休止的喋喋不休。对方跟他上一个搞定的案子里的女巫是同株的双生花,这份诡异令他甚至开始怀念起之前隔壁总是抱怨他把唱片声音调太大的老太太了。

   两周后失物寻回。得益于警犬的敏锐不算费尽人力物力的案子。但Morse还是强行被拉去进行了一场占卜。不悦的交际以答谢的名义来临时总是难以拒绝。

   他坐在起毛边的波斯毯上焦虑地读表,对方仍旧气定神闲地发着牌,睁开双眼时仿佛耗尽一个世纪。“一把好牌,探长。情感方面将有极大进展。一段能够联结过去与未来的关系,或许与某位故人有关,这将带你摆脱噩梦,重归超验的至福与平静。”

   Morse苦笑,没有纠正对方的言之凿凿。爱情么?难以想象Joan和他之间曾经的镜花水月在经历如此波折坎坷后还能遂愿。况且有过此前的经历,近期能够再次开启一段长期的恋爱关系估计比当上探长还要遥遥无期。果真在布拉姆福德一案后就应与怪力乱神保持距离。他婉拒了女人继续占卜的意图,回到公寓把房门锁上。

 

一周后,他收到了Peter Jakes回归警局的消息。



  “……我得说这很突然。”无论是猝不及防的回归,还是对方单独约他共饮的事实。熟悉的酒馆却恍若隔世,方才咽下的苦艾酒灼烧在胸口。他捏紧手。

  “没有什么孩子。Morse。” Jakes一口抿下半杯,又顺手敲个响指唤来另一杯Double Diamonds。“呃,我的意思是,那孩子不是我的,在临行前我就知道这一点。至于去美国,只是帮霍普安顿下来,顺便在那碰碰运气。你知道,那件事之后……我没有继续留在牛津的理由。然而即使是在纽约和俄亥俄,我也同样没有找到。”

   “噢……这听起来像是希望抛弃了你。”

   “我可不知道你喜欢玩双关。” Jakes挑挑眉,摸出一支香烟。“那么,最近如何?”


    老样子。Morse想。但在那一瞬,他突然不想再回应Jakes一些看不出情绪的陈词滥调,虽然以往他都这么做。久别重逢,酒吧里喑哑的爵士乐,缭绕的烟雾,对方被酒精泡脆的眼眸勾起了某些自分别时便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他将此定义为某种故人效应。潘朵拉的盒子打开了,几个月的波澜与暗流在一杯酒里消耗殆尽,包括他内心一直有点不愿面对的和Miss Thursday之间的纠葛往事,这对他来说依旧有点艰难,然而面对Jakes他却能不自觉地卸下尽可能多的重担。Morse不知道原来他们之间会有这样的默契。

    “天啊,Morse,我得说,这真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变化。” 一瞬间,他们都落入沉思。片刻之后,Jakes把烟头摁进灰烬里,同时举杯,“不管如何,向这些破碎的灵魂致意吧。”

    他不自觉地漫开嘴角,同时却又感到有点酸楚。某种程度上他和对方境况一致了。这样的相聚时刻让他想起曾经的新年前夜,竭尽全力在即将到来的悲哀里狂欢,在坠落前抓紧这一切。不同的是这回不再是离别。对方的眼睛和酒精混杂在一起产生了令眼角温热的化学反应。

    “敬Peter Jakes,以及这终于到来的不合时宜的回归。”(and his damn ultimate return ……misfit.)




    接下来的生活依旧如常。献殷勤的女孩也没有从天而降。和Jakes的接触倒是渐繁。开始是一大帮警局旧友的聚会,直到Jakes会别别扭扭地约他单独出去。甚至会在酒吧之夜结束后回到Morse的公寓喝上另一轮。第二天他就着毛毯、尚未燃尽的火炉和对方身体的热度,踢走脚边的空酒瓶睁开睡眼。

    Jakes的复职办好了。要填补将近一年的空窗有些耗神费力,不过Morse会协助他挨过这段适应期。虽然一个警局里三个警长同时工作的确有点过度拥挤。但他似乎已经渐渐习惯了与Jakes共事。

    甚至是共同生活。对方住在他家里,直到租了新公寓,Morse帮忙搬家。结束后Jakes坐在光乎乎的地上开了瓶波本,趁他恍惚时狡黠地揪出了藏在背后的祝福卡片。

    几天后他们在泛黄的纸箱底部意外拾起两张过期电影票。在Jakes的提议下他们混进电影院,观看了当晚最新上映的卡罗尔•里德导演的《雾都孤儿》。午夜场结束后干脆绕着空无一人的牛津街头四处游荡,难得不带情绪地回顾了各自名副其实得不堪回首的童年,并在认可自己并不比Oliver Twist好多少这点上达成了一致。



    与那诡异的预言家碰面又是两个月后的事。门廊前,她那猫眼石般诡异的双眸将Morse端详许久,看得他都有点不舒服了。“预言正在成真呢,探长。我感知到了这冥冥之中强大的动力。”

    Joan还在休养,基本不再与他见面;女性角色在他的日常生活里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了。女探员Trewlove?她倒是身边唯一的可能。不过除了同事以外似乎没有更多的潜在空间。

    占卜实在不可信。Morse感慨道。唯一准确的是近期他的确感到心静平静,他逐渐走出了悲哀的梦魇,那些绽花的腐尸与河畔的沉疴不再时时刻刻将他捕获。但这明显与预言无关。他走进房内,在蝴蝶夫人的旋律里换上熨好的燕尾服。而今夜还有一位不那么优雅的朋友和一场美妙的歌剧在等着他。他照着镜子,在别领花的时候微笑起来,但愿Jakes可不要第一次上剧院就在中途睡着了。



TBC(?)




一月份就写好了憋到现在怎么改都觉得不对orz
总之祝大家新年愉快,敲锣打鼓迎接新一季到来
Jakes真的不特别客串一下嘛!QAQ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