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君

No Love Left To Ride

 

 

那什么事先说一下作者根本是个法盲而且快两年没写过同人文了手生得慌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好这一对,所以或许会有很多错漏和bug还请大家指正。

可以配合BGM食用,来自PO主男神日本著名音乐家坂本龙一的作品,是《战场上的快乐圣诞》这部电影的插曲。心中电影配乐的神作没有之一。恰好那部电影里也是两个人之间颇具斗争性的感情,顺带安利给大家..还有一个打击乐版本的不过Lof上似乎搜不到大家可以去找来听试试看ww

无论是在看李狗嗨的时候还是写文的时候都会琢磨羽生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先生有所好感又是怎样的情感变化呢。在剧里面似乎没有挑明特别清楚(感觉 古沢大大特意调戏观众的吧)还是很想不自量力地阐述一下这种感情的由来,写得不入味OOC之处恳请各位谅解。

顺带,羽古真的好冷啊(明明是难得的官方梗啊为何这么冷)。想吃粮QAQ各位大大求产出!想看肉和婚后生活(被PIA飞)

 

 

 

【羽古】Sowing The Seed

 

羽生会选择在古美门麾下实习,其实并不是事出无因的巧合。

 

初识那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还是在学生时代。那时羽生大四在读,即将毕业于全亚洲排名第一的庆应义塾法学专业,课余时间已开始在法院的实习,每日整理不算繁重的文书工作,观摩庭审积累实战经验,正不断向自己成为检察官的目标努力着。偶尔会和志趣相投的熟识同窗一起在银座的酒吧里小酌一番。就在那时,羽生从他人之口里觅得了古美门研介这位律师之名。

 

“那个人啊,感觉也算是东京法律圈子里一朵奇葩了。听人说毕业于三流大学,也是一番勉强才通过了司法考试。就他接手的案子而言,可以说算是没什么道德感吧,什么脏的乱的都敢往自己身上凑。我自己也在法庭内外看过几次本尊,感觉真是毫无礼节,教养差得要命。但就这样偏偏还成了东京唯一无败绩的王牌律师。够讽刺的啊,感觉要羞愧的,反倒成了我们这帮正儿八经王牌法学专业出身,现在却连个律师资格证还没混到,更别说真正接手案子的家伙了。”

 

明明是鄙夷的语气,然而身边的同窗描述这个人时,眼中竟不由得生出几分向往和羡慕之意。羽生不知为何感到有点不悦。于是他选择闭口不言,轻抿一口酒,苦涩的醉意在舌尖肆意开时,闭上眼睛,在脑中暗暗搜寻起关于古美门研介的相关信息。

 

  

的确,不是那种自己能够忽略便可以毫无印象的人。古美门研介曾经多次在课堂上被提及,出现在典型案例卷宗的分析中,在偶尔会挂在法学学生课余讨论里的人物,就连许多最新热点案件的关注点往往也是这位王牌律师。不过与他十分显赫的战果成反比的是,多数人提起古美门时往往一定程度上都带着轻薄与鄙夷。一些十分具有正义感的法学教授更是将其视作极端的反面人物恨不得杀之剐之方为后快。羽生认为自己是富有正义感的,而未来的道路选择的也是将正义坚持到底的正途。因此他也十分不喜那些为了钱财无视正义和无辜者利益的无良律师。为了钱能够将黑白都颠倒,这样的人根本不明白什么是人类的底线和良知。连做基本合格人类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是符合职业道德的律师了。在羽生的认识里这样的律师大多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三教九流之辈,只图一时利益,便很快就会灰飞烟灭的。

 

但是这位古美门律师似乎是个意外,听说他从业将近十年,期间却没有任何一件案子成为败绩,连和解案都少之又少,每次都是将对手打击得灰飞烟灭作为终结。王牌的称号在东京的律政圈也是挂得响当当的。然而竟是这样一个无良的人啊。一口红酒闷下,意识竟然不知不觉变得有点恍惚。羽生故作随意地拍了拍身旁好友的肩,并未觉察到自己的语气里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份期待。

 

“这里拜托一事可好?如果下次你能再去旁听这个古美门律师的案子也叫上我吧。这个家伙听起来挺令人好奇的。”

 

然而有句老话说的真恰当,当你想见一个人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来阻挠你。很长一段时间内,无论是无心还是刻意,羽生都没有在周围人口中听到过古美门研介这个名字。又过了一个月,正当他感到有点失望时,一桩情妇杀夫案震惊了全国,而作为本案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古美门研介不知第几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感觉这也是来源于命运的垂青,这件案子非常巧合地就在羽生实习的法院进行审理。意味着身为实习助理的他可以不费力气正大光明得到旁听。一审前那段时间羽生都处于十分兴奋的状态之中,为此他详细地阅读了关于本案的各种报道,也旁侧敲击地请教周围的前辈不少关于本案的见解。这个案件之所以如此热门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被害人是东京某银行的高级董事之一,是在金融界呼风唤雨几十年的元老级人物之一,这样一个风云人物竟在家中意外遭遇毒杀,而且被发现是还是毫无尊严的赤身裸体。经过初步调查,最有犯罪嫌疑的竟出乎意料是被害人身边最为亲密的两位女性,一位是与董事相伴20多年的贤内助大泉夫人,另一位是与董事新近有染的酒吧女西本美穗。然而通过排除前者有着无可争议的不在场证明,因而后者便无悬念成为了最大嫌疑人。而新近又有猛料,西本美穗曾在案发前日与银行内部人员见面,而令人讶异的是,经过查明,此人是大泉董事最为器重的接班人之一,最近在金融圈炙手可热的新人银行家。金钱与权力,情色与谋杀,这些最惹人眼球的要素都齐全了,也不外乎案子会闹得满城风雨。更何况,除却案件本身之外,还有个从无败绩,来者不拒的金牌无良古美门律师。

 

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的一盘腐肉嘛,就等着苍蝇和蛀虫蜂拥而上了。然而羽生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相比起案件中所谓错综复杂的真相,这一次他更在意的反倒是辩护律师的信息。不,或许应该这样说,正因为辩护律师是古美门研介,他才会关注这样一个案子,毕竟在以往他对于这种一定程度上是咎由自取的权钱交易和阴谋论实在兴趣缺缺。身旁庭审人员的议论也听了不少。

 

“前一阵子好像是没见到过古美门律师的影子,后来才知道是去欧洲旅游了,为了这个案子特地赶回来,真是放长线钓大鱼啊。”

  

“毕竟这么有关注度,又这么油水充足的案子可不常见啊。如果赢了的话律师可是有八千万的提成哦”

  

“真是够划算的买卖。”

  

“不过你们也别下定论太早啦。这次的案子还蛮难办的哦,现场又有证据又有第一嫌疑人被目击的证明,其他相关联的人物又早早地定下了不在场证明。就连本来是嫌疑人之一的那个年轻银行家都证明了是西本小姐把他当犯案工具利用,还真是不好办啊。”

  

“这倒也是。不过辩护律师可是那个古美门研介啊,如果是他问题估计也不大吧。”

 

  

所以那个古美门律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轻而易举就能吸引所有人的关注,明明行事风格似乎没有道德底线却能够获得业界对他言之凿凿的信任。实在是很有意思。这几天 羽生因为能旁听这件案子瞻前顾后忙勤快了不少,甚至回家后都能因为这事晚餐多吃上几碗白饭。

 

终于等到了正式庭审的那天。羽生因为处理公务拖延了一点时间,待他匆匆赶到法庭在旁听席上坐定后,法官和公证人皆以全数入席,律师和检察官也稳稳当当在各自的位置上坐好了。

 

说是全都坐好了,怕就只有除了辩护律师以外的人。这是羽生第一次见到古美门研介的尊容,的确相当出乎意料之外。他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律师可以像他这样:一副胜似度假的悠闲模样,双脚高高地翘在桌面上,桌面的卷轴丝毫不瞧一眼,在周围一派紧张氛围里半闭着眼睛假寐,低垂的眼帘里偶尔会漏出一点漫不经心的观察目光。而且这个人整体感觉也是怪极了,尽管身着裁剪十分妥帖的黑色条纹正装,但极度偏分的黑油头,以及看起来相当孩子气的五官和年龄的反差让他看起来更像是漫画里的负责仪态尽失来博取欢笑的丑角。然而再仔细往深里看,却发现此人的确有不同寻常之处。他漫不经心,似笑非笑而又毫无波澜的面容绝对会让任何妄图挑衅他的人处于被羞辱的愤怒之中。比他随意又轻薄的肢体动作更能挑明骨子里的傲慢的是他睥睨的眼神,明明没有刻意往周围任何一处看,却有着辐射全场的震慑能力,仿佛结局已经注定,胜利的曙光在劫难逃,而周围的人事不过是他古美门用以打打牙祭的网中猎物罢了。

 

这是羽生浅浅二十年出头人生经历里,感到的最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蔑视。尽管他只是一个和案件毫无关联的旁听者,这蔑视也并非针对于他,却仍能感觉到被这种完全不被放在眼里的情感寒穿了脊背。可怕,真是可怕。但是却那么富有挑战性以至于让人期待。羽生不由得正襟危坐,紧紧攥住了双拳,内心仿佛已经拉开了练兵场,耳膜里鼓动的是旌旗挥舞的肃杀风声,内心敲响的战鼓已是震天作响。他的上身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他的脸上露出了出于正常状态下温和的羽生晴树绝对不会出现的笑容。视网膜开始收缩,眼前只容纳黑西装律师窄窄的身影。

虽然是首次,也请让我欣赏您的战场吧。

 

伴随着一声槌响,庭审开始了。羽生同所有旁听的群众一起融入到了案件的辩护进程之中。即使以未来的视角来看待过去,这场庭审对于羽生来说是一次极大的冲击,甚至可以说是促进他往后职业生涯转折的关键点。羽生对这次旁听体验记忆犹新,像古美门研介这样完全一己之力主宰了整个案件航向的律师,在他往后的检察官和律师生涯中也算是凤毛麟角了。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