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君

No Love Left To Ride

【Gradence】爱情的牙齿(小甜饼一发完)

一个有点诡异的梗
小甜饼一发完
我不拥有他们





在克雷登斯年纪还很小的时候,比他小一岁的妹妹莫德丝蒂递给了他一颗乳牙。

“这是我换的第一颗牙。” 她奶声奶气地说,扑闪着的眼睛里却透着属于一个孩童的义不容辞的执着:“我在书里看到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如果那个人还比你年纪大,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你的乳牙给他。”

第二天克雷登斯也换牙了。他发育比较迟缓,那恰好是他的第一颗乳牙,他把它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对最亲近的人总有无上的信任。而莫德丝蒂是他最关心和依赖的妹妹。

9岁时,克雷登斯递给了母亲这颗乳牙。虽然她待他那么苛刻,他怕她,但也爱她。然而拜尔本夫人只是漠然无声地用看一只怪物的眼神盯着他,克雷登斯那天被关了一晚上禁闭。

13岁时,克雷登斯递给学校里坐在他隔壁的男孩这颗乳牙,他曾在作业纸上画满了对方的侧脸。然而代价是被踹翻在地上,收到警告再靠近他就打烂克雷登斯所有的牙。

16岁时他战战兢兢地递给校医斯卡曼德先生这颗乳牙。纽特起先惊讶了一会,然后取下听诊器温柔地将他拥在怀里。“谢谢你,Cre。”他轻声道:“不过那是书里写的,不是真的。”

没有正常人会用一颗牙齿示爱。克雷登斯在17岁那天明白了这个来得有点迟缓的事实。那天夜晚,四下无人,就着昏黄的烛光他凝视这颗牙,如同注视幼年到青春期这段被侮辱与损害的历史。他无声地哭了很久。

后来克雷登斯长大了,他经历了很多事。有好有坏,糟糕与不幸往往更多。那颗牙齿被渐渐遗忘了,它被收在一个积灰的角落里,如同曾经的心碎被一点点埋葬。也没有再出现过这样的时刻——有人能唤醒他幼年的执着,让他满心欢喜地把那颗乳牙找出来。

直到现在。

“它还在吗?”格雷夫斯轻声问。原先克雷登斯只是把这段回忆当成笑料说给他的先生,想不到对方为此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还握住了他的手。

“噢,或许还在的......只是我要回去找找。”他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先生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玩笑上如此认真。

“如果那颗牙找到了,你愿意将它送给我么,克雷登斯?”

他为此翻箱倒柜,甚至把玛丽的遗物都翻了个乱七八糟。最后在阁楼睡过的小床下找到了它。捧着那颗脏兮兮灰蒙蒙已经看不出原状的东西,克雷登斯的心砰砰直跳。

他把它递给格雷夫斯先生,格雷夫斯郑重地接了过来,放入贴身的衣兜。作为回报,他递给克雷登斯一个丝绒小盒子。

“每个人的说法可能都不太一样,克雷登斯。我小的时候,人人都告诉我,如果你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把这个给他。我没有保存乳牙,但作为替代品,请你接受它。”

那颗东西和牙齿长得挺像,不过比牙齿更加清澈透亮,盈盈泛光。一如年轻人的心。格雷夫斯把它戴在克雷登斯的无名指上,他们在彼此的眼睛里望见了同样的情绪。克雷登斯紧紧拥住了格雷夫斯,那一刻他不愿再亲吻先生以外任何人。

戴在指上的是钻石,或许得等到婚礼当天克雷登斯才会知道这件事呢。

END

小Cre为啥会不知道钻石是什么呢.....大概是玛丽露从来不会对他说这些事吧。

评论(11)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