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君

No Love Left To Ride

基锤

小短打
略丧病
一个撩弟的大锤

“J—o—s—h?”


送走刚结识的酒伴,走进房内的索尔尽力忽略那怪里怪气的尖嗓,却不得不看着自家弟弟黑烟般从沙发上冉冉升起,活像个诺斯费拉图的幽灵。


“怎么了。” 索尔摊开手,一脸任君检阅的无辜。“人挺不错。”

“所以你现在成了个让人操屁股的?” 洛基在他面前缓缓降落,双眼钉住他,笑容日常的尖酸刻薄,却已獠牙渐展。


索尔蹙眉,对洛基的用词不大满意:“你又知道?”


“他在看你!”他有点绷不住了,笑容融化,眼眸的绿被高温煮沸。怒气泄洪般自两片薄唇处涌出。“看他那眼神,都粘着了。真他妈恶心。”


索尔有些讷然地呆在原地,莫名其妙的同时逐渐泛出一点微笑。这可有趣。他上前一步,与洛基保持一个空气分子的距离。


“他看花,看鸟,看树,为什么就不能看我?”


“他有眼睛,你有眼睛。岂可遗落良辰美景。”



巧舌凝霜,惹得邪神哑口无言总能带来成就感。哪怕总是暂时的。索尔的笑得意地扩大了些,抬起手,打趣般点了点洛基的睫毛。


收回手的那瞬间被洛基大力攥住,指甲深深嵌进皮肉,啃咬一般,仿佛要给索尔注射那些同样喑哑晦暗的情绪,好使他感同身受。总之洛基把他的手臂拽得很紧,他看似瘦弱的弟弟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手劲。索尔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分钟后,当他呼痛着松开,脸庞与手臂都充血涨红。淤青朵朵绽出。


“小混蛋。你不能每次都这么对我的——”索尔花了点停顿才把前男友和约会对象换成其他名词,不知怎的他有点抵触在洛基面前使用这个词。他叹了口气。“上次那位你给他快递了连续一周的蜥蜴,两周前酒吧那里你为人家倒了一整杯福尔马林。停止恶作剧吧,洛基。不是人人都愿意充当你的玩物。”


话语尚未停顿便已滞住,句号颤颤巍巍地浮在半空。一个拥抱碾碎了索尔的词句和思绪。洛基环抱着他,重回冷淡与漫不经心,尽管手指威胁性地卡在他的后颈。“别傻啦,我的哥哥。”他愉悦地吟诵,拿腔作调。“没有玩笑,生活中该丧失多少甜美和乐趣啊。”


“不过说到点子上了。他们的确不能看你。”


他轻吻了他的侧颈。


“因为下一次我会剜掉他们的眼睛。”





Fin


关于观看的对话灵感来自《他是龙》:)

评论

热度(52)

  1. Peace Frog百无君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