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君

No Love Left To Ride

看了首页那个追星女子图鉴 突然觉得失格爱豆x浮沉粉头的脆皮鸭可能会很好吃orz

普通的男孩子,大学里面可能读理工还是中文之类的专业 穿着打扮就很普通直男,虽然脸可能是干净柔顺的但是整体上不起眼。
无意间喜欢上一个爱豆,小明星,签约一个公司演些打杂性质的小戏。有几个活跃粉,不红。但是不知怎么地,对受就特别惊鸿一瞥了。
可能是在一个校园商演活动。可能是别的契机。可能是夹在烟头明灭和酒瓶破裂之间的几句闲谈。
攻不是什么流量,甚至也没有小有名气的惹眼。活动结束后他半倚着墙壁抽烟,也就只被路过的人以为是个特别漂亮的大学生,仅此而已。
但攻那时的冷寂和落魄,甚至是孤傲,就这么紧紧地抓住了他。
平时不打扮也不追热点的男孩子,熬遍了微博天涯贴吧论坛。去补玛丽苏的都市职场剧和古装剧,哪怕攻在里面名字都排不进片头曲。
下海饭圈,认识了几个同城的饭。一起开始倒腾后援会和站子。一开始很害羞很窘迫,但是女饭们都很友好,而且也是一心想要安利攻,每天下课打开手机就是她们叽叽喳喳地围攻他。反倒受在这里获得了家一样团结的氛围,平日里的谨小慎微和唯唯诺诺,在这里都被温暖所湮没了。
站子做大了,攻的经纪公司发来橄榄枝。几次合作活动之后他们也有幸见到了爱豆本人。
“做我们这一行的很少见到男饭呢。”
“非常感谢你。”
他终于握到了攻的手,甚至因为是在场唯一的男饭得到了一个兄弟般的拍肩。同伴们都半是欣羡半是嫉妒地“WOW”起来。他呼吸都快停止了,但是又很失落。对方待所有粉丝都温柔友善,以至于迎合。但当互动结束,他收起了笑,转身冷起脸去斡旋试镜、广告和任意一个能够出头的机会时,保鲜膜一样的隔离感把他束在墙外。
我想成为他的什么呢?想成为他的朋友吗?
如果能够再努力一点,再为他争取一点,他是不是就会多看我几眼。
他更加努力,甚至不忌讳在三次元公开粉丝身份。床头贴打印的画报,电脑桌面,微信头像,别扭地用时兴一点的流行语说“xxx了解一下”。
也是好彩,攻因一部小戏爆红。虽不是排名靠前的流量,也能在时尚杂志刊内有一页盘点今年潜力新星的位置。
活动又来到他们学校,这次明显摩肩接踵。他看到很多新鲜的面孔带着兴奋与哭腔喊着那名字。他负责了这次活动的校内宣传,拿到了沉甸甸的VIP票。
活动结束后,他抱着PT板和其他物料走在狭小的休息室走道上,温柔的热气磨过他耳际,肩膀被轻轻揪住。
“今天辛苦了,以后也要继续支持我哦。”
他想起活动结束时,攻在舞台上灼人的眼睛和灿烂到透明的笑,“非常感谢在这所学校就读的我的粉丝,没有他我肯定没那么容易过来。”
不是他们。
从此他逐渐成为一个更加娴熟的粉头,包揽P图视频论坛管理接机宣传组织等众多工作,攻也开始真的向爆红流量转变。他上课做长条,下课睡觉,深夜修图剪视频做数据分析,翘掉周五连周末去接机,期末红灯照亮他的路,但他也成为站子里的扛鼎者了。
“别家都是站姐,就你们这一男的。”
别家的调笑,室友的怪异眼神,基本没有其他社交的大学生活,但当他拿到公司VIP随意通行证的时候,他觉得这一切都值。
他参与了越来越多攻的活动宣传推广,越来越深入地走进他的工作生活。大三结束时,基本上同城内部攻每次电视剧电影的发布会见面会组织都交给他来做了。
但他始终不是同事,不是下属上司,不是朋友恋人,只是粉丝。
公司也挺开心,因为男饭不用考虑绯闻问题,长远来看反倒也很适合。
但他愈发开始心猿意马。
他的唇 他的鼻眼 眉间微蹙 过凉的体温 深夜颤抖的咳嗽
片场他吃到他煮的汤吃到眼眶泛红,虽然可能是热汽蒸腾的效果。他一边满足地刷牙一边笑道要不你来当我助理吗,我女朋友都没有这么贤惠呢。
他无法忽视那漏掉的一拍心跳,掉入冰窖,狂风呼啸。
但是他也不可挽回地开始发掘关于他的秘密。
脾气不好 推记者 片场发飙 嘲讽女粉 每一次不干不净的绯闻都是真的。
他不知道自己养下近50号路人号去洗白,去甩锅和撕逼的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情。
情绪逼仄到一定程度就要爆炸。黑料仿佛滚雪球,他在毕业前最后一堂近百人的大课和别人打架,对方撕掉了一张他的照片,“脑残。”
记大过。那堂课他失去了平时分,不知道能不能过。之前他都想平平安安毕业的。
网络撕他,学校有人黑他,甚至快被人肉。因为是最早也是最大的一个粉头。
“你是同性恋吗?”当他下晚课,回到宿舍却没有人开黑。舍友都静谧地等着他。
挂他的帖子提到了他古怪的性格,以及攻那张过分模糊阴阳的美丽的脸,以及攻众多爆料中关于同性的那部分。
“那你为什么粉他那么久啊,他都这样了,你还不脱粉。”
他却没有办法开口回答自己是不是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