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君

No Love Left To Ride

Thorinduil 段子楼

不定期更新

01

精灵与矮人从不交好。瑟兰迪尔想,他们贪婪的本性最终吞噬他人,包括自己。但他仍留下来参加五军之战后矮人族的葬礼。当甘道夫向他询求致辞时,瑟兰迪尔抿紧唇,神情如往常的淡漠,“我无可奉告。” 却先行一步将兽咬剑置于最高耸的坟上。现在你可以与我平视了,索林。他颤抖地想着,伫立在墓前。

02

索林不习惯与精灵靠得太近,尤其在床上的时候。马哈尔啊,他辗转难眠,山下国王擅长奋勇杀敌,却不知如何接近一个精灵柔软的臂弯。对方的呼吸和气味总令他不自在。窘迫地动了动,瑟兰迪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别动了,再动就把你踹下床去。” 一双手却将其拥紧,精灵王将脸埋进索林蓬松的头发里。

03

这场宴会是个灾难。瑟兰迪尔扶额环视满屋狼藉后下了个定论。他们吞咽食物如蝗虫过境。恼人的是大多数矮人酒量糟糕,喝到酣处便横七竖八歪醉在地。不过也有例外,一向别扭的索林喝醉后会乖顺地偎在他怀里甚至还会主动献吻。瑟兰迪尔合上眼享受唇齿间的浓烈,好吧,这大概是他欢迎矮人的唯一理由。

04

“我不习惯精灵的节日。” 索林干巴巴地说,瞥了眼宴会篝火后继续闷头打铁。瑟兰迪尔搞不懂为何他对这黝黑的矿物如此执着。“好吧,但我为你准备了礼物。” 他将藤条王冠戴在矮人王头上,而对方白了他一眼。两天后,瑟兰迪尔发现衣袋里多出个铁镯子。他轻哼一声,下次定要胁迫索林为他亲手戴上

05

“Legolas,你要记着,精灵和矮人没有在一起的可能性。” “ 可是Ada,为什么每天凌晨巡逻时我都能看到你从山下国王的房间里出来?” “······" 多年以后,“ Gimli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当初是谁对着我爹手里照片说我又矮又丑来着?” “······” 【一直在打脸从未被超越的密林父子】

06

听到树丛里窸窣的声响,索林敏捷地搭好弓箭,这是他成年来首次下山捕猎。当猎物完全呈现时,他的手不禁颤抖起来。那是只洁白的麋鹿,幽深黑眼睛与他对视,一弯优雅的颈项摄人心魄。手中弓箭无声垂下,索林入迷地凝视着,直至鹿轻盈地消失在视野里。那天他没有捕到猎物,却感到有一箭射在了心头。

07

“起床了精灵,你该上早朝了。” 身旁的瑟兰迪尔只是浅浅应了声,然后合上眼继续酣睡。被摁在怀中的索林心里忍不住发起了牢骚,对方不光性格难以捉摸,连拖延症都这么严重。他有些恶趣味地戳戳对方的蹙紧的眉间,“ 再不起床莱格拉斯就来敲门了。” “闭嘴索林。我们的头发缠在一起打结了,你一直赖在床上我也起不来。”

08

“你总是学不会信任,固执的矮人。” 瑟兰迪尔再次露出了索林熟悉的讽刺的笑容,只是此刻王族的铠甲被半兽人的长剑刺穿,惯常的傲慢神色被疼痛冲淡。索林下意识抱紧了正在颤抖的精灵,把头抵在对方苍白的额上。多么奇怪啊,索林想,这个举动如同呼吸一样自然。似乎瑟兰迪尔并不是他半生的宿敌。

09

百年之后的密林繁盛依旧,大殿仍里流连着美酒佳肴,而珍器重宝塞满了过道。只是这里已少了很多轻声与欢笑。密林的精灵们都知道王的宫殿里有两个地方始终是空荡的。一处是瑟兰迪尔的王座,那是一个没有人来继承的皇位;还有是密林深处一方稍显低矮的坟墓,本应属于这里的人如今已长眠于别处。

10

“ 你就这么看着他死去!” 巴林噙着眼泪,对瑟兰迪尔的背影愤怒地咆哮。“他想要平静地辞世。” 瑟兰迪尔没有回头,语调依旧波澜不惊:“这是索林在生命最后时刻的选择,我无权也无力干涉。” 众人里只有比尔博感到了讶异。是他看错了吗?印象中那个似乎永远置身事外的精灵王,刹那转身时竟然红了眼眶。

11

"向本王提亲就这么点彩礼?我看你们还是打道回府吧。”索林黑着脸转身便走。没走几步,瑟兰迪尔低沉的声音再次在背后响起:“停下,山下之王,你还未被赋予离开这里的权利。” “可我记得你方才明确地拒绝了我,精灵。” “我改变主意了,如你所愿。” “你不是嫌宝石少么?” “加上你就够了,刚好。”

12

“索林?” 听闻枕边人的呼唤,方才失焦的意识才逐渐聚拢起来。索林抚平对方微蹙的眉,目光依旧茫然无措。“抱歉,又做噩梦了。” 史矛盾的烈焰仍无时不刻吞噬着他的意志。 索林颤抖地掐着对方的衣袖,咬紧唇努力将那些细碎的呜咽在对方怀中吞咽。瑟兰迪尔默然将唇覆上他的黑发:“你睡吧,我在。”

13

“Ada,要追吗?” “不用。” “可索林叔叔又气得迷路了怎么办?”“尽管看着。” 半小时后山下之王出现在门口,狼狈得像毛球卷进了泥浆里。“没走失还能一路摸索回来,于矮人而言真是质的飞跃——浆果酒还要再来一杯吗?” 当晚好学生绿叶便把这事写入日记,上书标题:《成为女王的1001个诀窍》。

14

一曲终了,站回队列的索林却发现面前的舞伴变成了居高临下的瑟兰迪尔。难道精灵除了“用眼神杀死你”的傲慢就没有其他表情了吗?新曲子奏响,人群中仅这两人还在互相瞪视。猝不及防,索林被对方抱进了怀里,“这才合适。” 瑟兰迪尔轻描淡写地注视怀中人变得通红的脸,不易觉察的微笑一漾而过

15.

小时候金牡蛎曾看见铁匠为一块铁质怀表刻上花纹,他观察到怀表内部镶有一幅铂金色长发精灵画像。对方说那是我们年轻的王子索林最珍视的宝物,“但这同时也是个禁忌。”他神色复杂地补充道。多年后,在都灵子孙的葬礼上,金牡蛎看见沉默的精灵王从死去的索林手里带走了它,那怀表早已血迹斑驳

评论(17)

热度(12)